KENG

不要沉迷美色

【尊礼】遇见(它只是一篇吐槽)

最后一句窝心阿

世界之灰:

最后一句甚好,遇上他们和喜欢上他们都太好了XDDDDD,无论如何,就这样吧。


一周八天雷阵雨:



本篇就是奔着OOC去的,不开心所以图自己一乐~




天气忽然转暖的那天,第三王权者周防尊,第一次从屯所的正门踏进了东京法务局的大门,径直走向了第四分室室长宗像礼司的办公室––––如果不是他没有敲门直接推开那扇门的话,小天使们简直要怀疑那是什么拥有高超异型能力的异能者。
“你看到了吗,我没眼花吧,那个是隔壁那位……”
“专门招惹广大群众的红发大魔王!”
“要不要去拦一下,他他他没有登记没有预约耶。”
“no zuo no die啊小楠原,室长可是说过,如果看见那位的话,不要尝试阻拦,第一时间通知他就好。现在的节奏是,那位自己通知到位了啊……”

阵阵议论被我们美貌与能力并存的淡岛副长果断镇压了下来。她放下刚挂断的终端,严肃地整顿了下纪律:“室长正在亲自接待第三王权者,各位重新归队开始练习––––”

按照礼节给周防尊倒上一杯热气腾腾的抹茶,宗像礼司回到办公椅前,把注意力重新投向未完成的拼图事业上。啊,当然,他的余光没离开过坐在沙发上的那个人身上这种事情,就不要说出来了。
当周防第十次叹着气用力拽着自己额发的时候,宗像终于忍不住开口了:“是春天就要到了的缘故吗,才令您今天表现地如此异常?”
“宗像––––”红毛的狮子抓了抓脑袋,一双鎏金的眼睛里是令人燥热的视线,但宗像礼司发誓,他在那张脸上看出了“哀怨”的神色。
“宗像,我恐怕发现了这个世界最大的秘密。”
“哦呀?”宗像兴趣顿起,起身走到周防面前,居高临下地看着他,“说说看。”
“你听好了,先别激动。是这样,你有没有发现,我们好像都不归自己掌控––––这个世界,好像是个别人创作出来的二次元世界,我们,都是动漫人物。”
沉默。
一秒,两秒,三秒。
宗像礼司的脸上,露出了锐利的笑容:
“真不错,居然连你也发现了啊,周防尊。”

“呵,你早就知道这件事了?”
“啊,最后一次和黄金大人拜访三轮先生的时候,就被告知了。”
“你对整个事情了解多少?”
“从那次回来之后,我就一直在做一些调查,也尝试过和外面真实的世界取得联系,我想,凭您的智商所能想出的问题,目前我都可以代为解答。”宗像为自己的杯中添上茶,悠然自得地喝了一口,安定地重新坐了下来。




所谓王,理解能力和适应能力必须高出常人一截。所以,尊敬的第三王权者,经过三十秒的卡壳之后,长长舒了一口气,慵懒地倚回沙发上,顺便胳膊揽过了那个坐得笔直的家伙。


被拍掉三次之后,周防颇具毅力的左手安定地呆在了宗像礼司的腰上。


 “所以,我们真的不是真实的世界?”


“您觉得真实的世界会有石板这么中二的设定吗?日本这么丁点儿大的地方要七位王来管的话也太累了吧?”


“所有的一切都是安排好的?”


“也未必,比如此时我们的谈话大约就不在既定的范围之内。”


“那我们的形象呢?”


“您是说那个您燃烧生命只为追求自由解放的暴力之王的设定吗?啊,不对,如今已经改成温情脉脉的king了啊。都是被作者安排好的,啊,因为本篇作者人数众多,所以偶尔分裂一下也理所应当啊,赤组的吉祥物,周防尊同学。”


“别说的跟你没被玩坏过一样。那种一会儿鬼畜脸一会儿天然呆的表情是怎么回事。”


“……啊,那是预算不足。”


“居然是个小作坊?!被偶尔还算精致的画面给骗了啊。明明都是王难道不应该有的是钱吗?“


”您居然还会提及这个。说起来,您真的没考虑过草雉先生养活你们那么一大帮人有多么辛苦吗,虽然被叫做赤王及其氏族,结果干的活都是流氓打架,收个保护费都要骨干群体出动,还要给在外面不停惹祸的您操心,难怪草雉先生会来拜托我……“


”出云来找过你?“周防有略微的疑惑,那家伙来找宗像做什么。


”虽然现在出镜的时间越来越少,说起赤组最关键的人物也常常忽视他,已经快被淡化成赤组边缘的路人角色,但是草雉君的确是赤组最值得尊敬的人。“宗像说着打开了自己的终端,调出了一段视频,投影里,草雉出云正一脸严肃地说着什么:


”的确,一直让宗像君来为尊善后,实在是劳烦您了。特别是现在S4又承担了一部分赤组造成破坏的修理费用,真是非常感谢。您也知道,这一大家子也忒让人操心了,虽然我不露面,但是活儿都要我来干啊也不是唱唱歌笑一笑就能解决的啊,真以为赤组是个卖卖软萌温情就能解决一切的小家庭吗哈哈……啊,说起来我也觉得有些抱歉,你与尊之间,都是靠您公务员的工资在养家,毕竟按照常理来说,主外这件事情应该是尊来做……”


周防听见“咔哒”一声,投影消失了,他不能确定是此时的宗像还是彼时的宗像,捏坏了自己的终端。出云居然这么话唠又麻烦,他绝对是故意的吧,不过——


“周防太太,你脸红了。”


下一秒,周防的脸与茶几熟悉地亲密接触了一回。




”说起来,宗像,这剧里我们是主角吗?”


“唔,据估算的话,你是六翼的男五号,我是男六。”


“六翼是什么?!“


“这个问题难道不应该问问您自己吗周防尊,虽说是一部群像剧,但是近来,剧里越来越多的人都对您充满了与众不同的感情是怎么回事?”


“哈?你在说什么?”


“……算了。跟你说这个的我真是太愚蠢了。”


周防突然笑了起来,他收紧了手臂,然后感受到那个人僵硬的背脊在他的怀中慢慢放松下来。如果刚才那是那个人内心里些微流露出的占有欲的话,这简直是对他最大的赞美——


毕竟,让那个人理解“爱”这件事,用了太久啊。




宗像醒来的时候,他正以一个有些奇怪的姿势枕在周防的腿上。大约是最近工作负荷太重,下午不小心就睡着了。在这个像暖炉一样的人身边,总是会不自觉地放松下来,如同出云说,只有在他这里,周防才能睡个好觉。


也许他们遇见对方,正是为了那难得的安眠。


“宗像,”察觉到他已经醒来,周防把手覆在了他的眼上,“即使这是个被安排好的世界,你我都是被设定好的人物,遇见,就已经足够了。”


遇见然后执手,这是只属于他们的故事——


在王的世界,在只属于他们两个的世界。


“再睡一会儿吧……”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“……到剧场版的时候再起来看看吧。”










评论
热度(25)
  1. Read&Write海德林的晴天娃娃 转载了此文字
  2. KENG世界之灰 转载了此文字
    最后一句窝心阿
  3. 海德林的晴天娃娃一周八天雷阵雨 转载了此文字
    吐槽超级犀利XDDD

© KENG | Powered by LOFTER